坎大哈

黑咖

让哥哥上一次天台


看剧混乱,印象大关还没有上过天台,所以想让大关上一次




关宏宇从局里走出来天刚亮,伸了个懒腰,今天依旧没看见那个卷宗。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看着津港那刚升起的海上鸭蛋黄,小关宏宇握紧小拳头给自己打气要坚强。等我以后沉冤得雪,老子一定要……

关宏宇站在局门口就这样看着鸭蛋黄默默想东想西,根本就没注意到自己那一脸严肃又意味深长的表情。局里的同志都默默绕着走了,谁知道关队今天心里又在想啥,还是先下班回去歇歇好了,谁知道啥时候又冒出了个案子。

今日津港的和平还要靠大家和热心市民维护啊……

就这样关宏宇站在门口发呆好几分钟了周围也没个人声,突然背后响起了熟悉的声音,那么亲切,那么烦人,那么不想让人回头。

“老关,老关!”周巡就搁关宏宇背后叫老伴一样叫着。

关宏宇心里翻了个白眼,这是又要咋的,总不可能是同事之间温暖的关怀充满爱的清晨再见吧……

“嗯?”关宏宇学着他哥慢慢地回头,还给周巡嗯了个上升调。但表情可不是他哥的一脸冷漠,反而是他一贯的深不可测意味深长的凝视,这个凝视在局里都被同事们翻译成:

“你觉得你说的有逻辑依据?”
“你这个问题提的很不地道”
“该闭嘴了,哥们儿老姐们儿”
“你再不闭嘴,就要发生什么了”

但周巡是谁,发生啥他是都不会停止折腾的。

“嘿,老关,好久没吃你做的面了,正好你早上回去也要给自己煮个面,我送你回家顺路也煮我一碗叻,吃啥也不如你那一碗够味啊。”

关宏宇继续凝视,但这个时候要翻译成:

“你咋知道我哥早上有这习惯,你编的吧你,呔”
“你吃过我哥的面?”
“你还想吃?”
“呔”

关宏宇心里这么想,嘴上也很冷漠,“不想煮,累”

“别啊,用不了多久,就几分钟,不你自己创造的四分钟快速煮面法嘛?我昨天分析案情你都给我比棒了,是不是该给我这半拉子徒弟一个奖励啊,再说老关你不一直都早上煮面吃的嘛,还你咱俩当初出任务的时候说的一日之计在于晨嘛”

关宏宇继续凝视,翻译:

“这孙子是在诈我哥俩还是真有这一茬子?”
“他现在是不是生疑了,不给他煮面他是不是会发现啥?”
“得给我哥发个预警啊”
“可我不会煮啊……”
“吃清水挂面吧”

关宏宇只好硬下心了,好吧,这会让你尝尝我的手艺了,希望你别太失望。

“好吧”

“成叻,那我把车开过来”

关宏宇看着周巡欢快地跑向车子,打火,微笑地开来,下车,给自己开门,关门,再跑回去,上车,开车。

周巡,你看见你背后摇摇摆摆自由自在的尾巴么?

在车上关宏宇赶紧给他哥发短信,“周巡想吃面。”

放下手机关宏宇有紧张有不安还有些良心愧疚,通过后视镜看周巡的关宏宇眼神里写满了,对不起孩子,对不起。

一路无言,到家门口了,关宏宇很对得起双胞胎这个设定,kua钥匙掉了。努力用自己身形挡住周巡多一秒,再多一秒。

“嘿,老关,咋的上次黑你找不着钥匙,这次你咋的”hua一下周巡就用自己的长腿跨过了关宏宇。

哎哟,怎么办,好气哟,你个萝北。

“解鞋带”关宏宇理理气,赶紧换了拖鞋,追上去。生怕周巡他发现了啥不对的地方。

周巡溜了一圈,跟个老大爷一样拖了餐桌的椅子,啪就坐下来了,然后又跟个老大爷一样叨叨叨叨叨叨关宏锋,他哥,“诶,我说,老关,你这生活不行啊,你看屋里我上次来啥样现在还啥样,你这需要改变,比如,你去找个女朋友……”

关宏宇本来以为是要装修还是啥的,结果这丫直接建议他哥找女朋友,整个上世媒婆。得了,不理他,还是给他煮面吧,孩子苦啊,清水面你可别太失望啊。

想着关宏宇打开冰箱,诶,一袋泡面,两颗蛋,再加一把小香菜,还有一张粉色便利贴,上面用个不忍直视的字写着,

“家里面没了,你先吃泡面吧,
泡面先放碗里水盖面,用微波炉打一分钟
再放调料,用微博炉打一分钟
再放鸡蛋,打两分钟,
别饿着”

这便贴竟然还用了个粉色蝴蝶结贴纸贴在了泡面上,关宏宇又懵逼又感动还有点灾后得生的幸福感,孩子,你看你妈多贴心,你还有两蛋。诶不对,我的呢?孩他爸呢?

关宏宇把泡面翻来覆去地看,确认它就一包面,还是泡菜牛肉的。

周巡眼就是尖,唰一下就看到了那粉色的贴纸。猿臂一伸,就从关宏宇手里拿走了便贴,啧啧啧看了老久。

“诶,我说老关啥时候你有了个这么贴心的女朋友了,不知人咋样,这字嘛……啧……倒是挺丑的。”

关宏宇心里白眼都要翻过去了,说好的同事多年,连我哥的左手字都认不出来。但心里这么想,人嘛,这事周巡能这样误会过去就是很好的了。女朋友,薛定谔的。

关宏宇嘴里打着哈哈,赶紧按便贴如法炮制了一碗泡面来塞住了周巡这还在挑剔自己女朋友的嘴,然后再赶紧将打着饱嗝的周巡塞出了门,看着周巡的车拐出了小区,连车顶盖都看不见了,关宏宇才松了口气,赶紧去找自己的哥哥。

拿着件外套跑上天台,他哥还站在上次他那地方,赶紧用外套把他哥裹着。

“哥,你没冻着吧?要不要我下楼去给你买个面啥的,家里没东西了,我先给你煮了点”

“走了?”

“走了,哥。哥你要不要姜汤啊?我去超市买。”

关宏峰看了他弟一眼,姜汤,薛定谔的,你煮出啥我还不知道。

“咳,你下次上来带件外套,回去吧,我煮。”



甜饼:

“哥,周巡以为你有女朋友了。”

关宏峰看了关宏宇一眼,摸了摸关宏宇的头顶。

“嗯,确实有一个,只会煮面。”




附个猜想:


“嗯,给你”


关宏宇将这本从地摊十元一斤上买来的书递给了周巡。


“努力工作不折腾,老关你给我这书干啥,我很努力工作啊。”


周巡黑人问号脸。


“看书。”关宏宇不想再多说啥了,就是字面意思。


“老关,这书我就收下了,我说上次你那女朋友…”


“看书。”


关宏宇再次摆出自己那个高深莫测的表情,希望这次周巡可以看懂。


周巡看了关宏宇半天,看似品味了老久,才意味深长的哦了一声。


“放心吧,老关,我肯定保证人人努力工作不折腾。”


感觉有点奇怪,可孩子大概或者也许是真的懂了。


第二天,关宏峰发现大家都有点奇怪,尤其是女同事,特别是周舒桐,啥事都要跟自己保持半米距离,连像以前问问题也不往前凑了。


关宏峰心里奇怪,但没有说。跟他弟交接的时候,问他弟。


“我身上有什么味道么?咱俩得统一一下,今天大家都和我在保持距离。”


他弟满脸问号,味道?没啊,你个死直男,香水都不喷的,哪来的味道?发胶味吧你……


但有机会不用就是傻子,关宏宇赶紧在他哥脖子那好好地腻歪了一会,直到他哥终于受不了了把这狗头推开。


兄弟两互相确定统一之后,关宏宇神清气爽地上班去了。


夜晚。


关宏宇又站在一酒吧门口,看了看周舒桐,准备上下其手给她整理一下。


周舒桐害羞地一躲开,唰唰唰自己就开了上面两个扣,下面一个扣。


嗯,孩子长大了啊……


直到周舒桐喝醉了,趴在桌子上,对着他说,


“关老师,你的女朋友…”

“关队,你的女朋友…”

“嗝,那个…”


关宏宇立马就懂了,先不管这小丫头片子对自己和他哥这种老师学生or上司下属or那啥那啥可能的情感,自己只想先对着周巡的酒窝子狠狠地捅下去。


孩子真懂了?恐怕仿佛不见得。




评论(1)

热度(65)